財智偉業策劃專家
品牌策劃管理專家
閩南企業管理網
閩南企業管理網
 品牌總網 >> 文化健康娛樂 >> 社會·文化·生活

吳謝宇被判死刑,庭審細節曝光:他果然是一個精致的利己主義者


[ 渡蘭      更新時間:2021/8/30  ]     ★★★

我一直跟蹤關注吳謝宇弒母案。

這起北大才子捶殺親生母親的案件,因為吳謝宇名校身份的光環,作案手段的殘忍,潛逃期間的放縱,和落網之后的躲閃,在眾說紛紜和過度揣度中,給其血腥悲涼的內核,包裹上一層邪惡神秘的外衣。

8月26日,吳謝宇弒母案在福州中院一審公開宣判。

央視社會與法頻道播出了吳謝宇弒母庭審全過程。

這是吳謝宇殺害母親后,第一次親口說出案情,第一次公開露面。


吳謝宇對故意殺害母親,偽造母親筆跡和口吻,向眾多親友詐騙140多萬元拿去賭博嫖娼,在逃亡期間違法購買10多張身份證,躲避公安偵查的一系列犯罪事實,供認不諱。

法院認定吳謝宇犯故意殺人罪、詐騙罪、買賣身份證罪,事實清楚,證據完整,數罪并罰,決定對其執行死刑。

但吳謝宇的舅舅、姑父等親屬,出具諒解書,請求法庭刀下留人。

我從頭到尾觀看了這場庭審,通過5個細節,得出這樣一個結論:

吳謝宇一直在隱藏真實的作案動機。

吳謝宇一直在回避真實的家庭關系。

吳謝宇是一個典型且精致的利己主義者。

Part.1

第一個細節:

他用盡贊美之詞,

過度美化母親,

但一個停頓和否定,

卻暴露了他在撒謊。

吳謝宇自述,他的作案動機是幫助母親謝天琴解脫痛苦。

但這顯然不是他內心最真實的作案動機。

因為大量客觀證據和事實,與他自述動機存在巨大矛盾。

第一,從作案手段上,他既然是幫助媽媽解除痛苦,卻采用了極其暴力地用啞鈴杠持續暴擊謝天琴的頭部,導致血跡飛濺,場面慘烈,媽媽在痛不欲生中離世。

第二,如果僅僅是幫助母親解脫,殺害母親后他為何還要分尸?

分尸不成吳謝宇才把尸體用活性炭包裹75層,放置于床下。

如果,吳謝宇真如自己陳述的那般,對母親懷有深愛,又怎么會在作案后潛逃,而不是投案自首,讓母親尸體入土為安?

真相只有一個:

吳謝宇在撒謊。


庭審現場,吳謝宇數次崩潰,哽咽,流淚,但我對他對弒殺母親后的懺悔之心,感受并不強烈。

相反,我一直覺得,他在極力掩蓋著什么,躲閃著什么,粉飾著什么。

而這些他未說出口的“什么”,恰恰是他一步步墮落毀滅的真實原因。

庭審現場,面對公訴人員和辯護律師的提問,吳謝宇畢恭畢敬,態度謙卑,用詞精準,表達詩意,共情極強,且特別善于捕捉對方的心理。

被問及和父母的關系時,他說:“父母是我活著的唯一意義。”


被問及如何評價父母的感情時,他說:“在我的認知里,他們就像楊過和小龍女。”

被問及母親謝天琴對家庭的付出時,他泣不成聲:

“我媽媽為了照顧我和爸爸,她付出了一切。

我從小就知道,這個世界上,沒有比我媽更好的女人,沒有比我媽更好的妻子,沒有比我媽更好的媽媽。

我媽媽每天都要做家務,照顧我爸爸吃藥,帶他去醫院。

她從早上5點多起床,到晚上九十點睡覺。”

被問及,母親謝天琴是否對此抱怨過時,吳謝宇停頓了一下,先是說“偶爾”,然后馬上否定“她沒有抱怨,只是顯得有點累”。


正是這個細節,暴露了吳謝宇的心機:

吳謝宇親口承認,自從他記事起,父親吳志堅就身體不好,幾乎每周都要去醫院。

2010年,吳志堅身患癌癥去世,他和母親謝天琴相依為命,生活清苦。

謝天琴老師再隱忍再偉大,面對丈夫去世、兒子年幼、日子艱辛的事實,她不可能一句抱怨的話都不說,這不符合人性和常理。

吳謝宇為什么連母親的一句抱怨都要否定,還連用3個“沒有”和“更好”來神化謝天琴?

因為庭審現場坐的,都是他母親生前的至交和親人。

包括希望不要判他死刑的舅舅。


吳謝宇看似在表達對母親的愛和懺悔,其實是說給親朋聽,并由此博取更多人的同情,給自己爭取最后的生機。

這一點,在另一個細節里,彰顯無疑——

Part.2

第二個細節:

他連用4個“我以為”,

陳述緣何詐騙,

但一個問答,

暴露了他的冷漠。

其實,從心理學的角度不難看出,吳謝宇弒母案的深層動機之一,是復仇。

吳謝宇的鄰居證實,原本調皮快樂的吳謝宇,自從父親吳志堅去世后,儼然變成了另外一個人。


吳謝宇曾把父親離世的原因,歸結于孤立無援,親友無情。

親友為什么不幫忙?

是因為要強的謝天琴,拒絕向人求助,不愿欠別人太多人情。

吳謝宇詐騙親友的錢財,是因為報復他們不伸出援手;而殺害母親,是因為他認定母親是父親離世的最大責任人。

吳謝宇刻意回避這一點,是因為他不愿面對真實的自己,更害怕說出真相后,得罪親友,喪失最后一線上訴求生的機會。

庭審現場,被問及總共詐騙親友多少錢時,吳謝宇說:“144萬余元。”

他連“余”都沒有錯過。

問及為什么要在殺害母親后,又詐騙親友時,吳謝宇清晰準確地運用了一組排比句:

“我以為他們對不起我家;

我以為我爸放棄治療是因為沒錢治病;

我以為我們家走到最后一步,他們都有責任。

請大家注意,這都是我以為的。

這都是大錯特錯,不符合事實。”

然后,他還說:

“我想去彌補他們,雖然我知道我現在毫無能力,我至少還可以勞動。

我是沒有任何時間可以浪費的,我每時每刻都在學習中……”


但他的抒情和發愿,很快被審判人員打斷。

讀懂他心機的審判人員,果斷訊問他在逃亡途中,是否有過把詐騙的錢退還給親友的舉動,吳謝宇頓了一下說:“沒有。”

他詐騙來的144萬余元,半年內被他揮霍一空。

其中的58萬,他在一兩個月內全部用來購買彩票。

剩下的錢,他出入上海高檔娛樂會所,用來購買性服務,每晚消費萬余元。

除此之外,他還給從事性服務的女友,購買各種奢侈品。

他在極度恐懼中過著極度墮落的生活。

他逃亡4年多,從未想過投案自首。

如今,他當庭哽咽,向旁聽的親友懺悔,或許是悔罪,但更大程度上是表演:

他要逃脫死刑,只有親友能為他說話。

他對法官說,他有抑郁傾向,他有自殺念頭,但面對死刑的判決,他又表現得求生欲滿滿。

甚至說,希望法官網開一面,給他時間,讓他把自己的心路歷程寫下來,給他人以警醒。

看到這里,我有點出離憤怒:

按照他的說法,父母相愛,母親完美,他為了幫母親解脫痛苦,殺害了她且潛逃4年,這對他人有什么警示作用?

父母、家庭、親友都沒有錯,他不該以死謝罪嗎?!

他不愿死,也沒有深刻認識到自己的罪。

同時,吳謝宇還是個心理博弈的高手——

Part.3

第三個細節:

他形容自己是“工具人”,

是一個“奴仆”,

用大眾想要的結論,

喂養輿論的猜測。

吳謝宇最愛的人,是他患病去世的爸爸吳志堅。

這從他在回憶母親時,用過度贊美詞匯,而無法說出具體細節,情緒相對穩定能看出。

也能從他回憶父親時,能說出具體往事,情緒起伏巨大,突然間就亂了分寸能看出。

他說,他中考時考了福州市第二名,他爸帶他去英語培訓班交錢,爸爸驕傲地對英語老師說:“我兒子考了福州市第二名。”

爸爸去世后,他不管考多少次第一名,都覺得沒有用了。

同時,在庭審現場,他形容自己時,還這樣描述:

“我一直把自己當作仆人,機器人。”


我看這些時,最大的疑惑是,吳謝宇自始至終沒有說過母親的半點不是,但他卻用另一種方式“譴責”母親和原生家庭:

是你,讓我成為了考試機器。

是你,讓我變成了沒有感情的工具人。

是你,讓我用成績和優秀討好你。

他為什么要用這種隱晦的表達,來隱晦地討伐九泉之下的母親?

他不是口口聲聲說愛母親,勝過愛自己的生命嗎?

除了上面我提到的復仇心理,我認為這里面還藏著吳謝宇的心理博弈:

不管是潛逃期間,還是落網之后,心機縝密的他,比誰都清楚,公眾和輿論關注“北大才子弒母案”時,一次次把罪責往“功利教育”和“原生家庭”的方向上引,認為北大學霸又如何,成績優異又如何,結果還不是一場弒親悲劇。

為了迎合公眾和輿論“我果然沒有猜測”的滿足感,他在庭審現場一直游走于這樣的兩級:

過分神化母親,不說母親一句不是;

刻意貶低自己,張口閉口就是“我一切罪惡的根源”“我最可怕的地方在于”。

這樣,他既討好了親友和法官,又讓公眾繼續沉溺于他是當代教育受害者的同情里。

逃避,脫罪,博取同情,用試圖自圓其說的謊言,雪藏慘案背后真實發生過的罪惡,是吳謝宇在庭審現場,讓人特別分裂又細思極恐的地方——

Part.4

第四個細節:

他把殺害美化成“回家”,

自始至終都不愿直面罪惡,

這背后的共生和逃避,

或許藏著真正問題。

我注意到,吳謝宇提到殺害母親時,都是說“回家”:

爸爸去世后,他看到母親那么痛苦,所以想帶母親一起“回家”;

他看到母親喜歡張國榮,喜歡林黛玉,認定母親肯定想和張、林一樣離開人間,所以決定帶母親“回家”;

他到北大讀書后,抑郁到想自殺,又怕留下母親一個人痛苦,所以要和她一起“回家”……


當審判員問他,到底有沒有就這些想法和母親溝通時,他堅定地說:

他認為自己讀懂了母親的心思。

庭審中,吳謝宇多次提到:

他認為媽媽的想法和他一樣。


吳謝宇為什么把弒母稱為幫母親“回家”?

公訴人的一句話,道出了問題的本質:

從殺害母親,到潛逃4年,吳謝宇自始至終都不敢面對自己的罪行。

他用各種看似合理實則不通的借口,為自己弒母強行安插理由。

他回避的是自己故意殺人的罪行,還有犯罪后一系列瘋狂又罪惡的舉動。

我想補充的一點是:

吳謝宇認為,父親走后,他已經沒有了家。

吳謝宇把弒母粉飾為“回家”,認為他的想法就是媽媽的想法,從心理學上來講,這是一種畸形的共生:

他把自己的感受,當成母親的感受;

把自己的想法,當成母親的想法;

把自己的惡行,當成母親的心愿……

這也是為什么吳謝宇殺害母親后,一路潛逃,繼續行騙,且直至今日都還不愿直面罪行的深層原因:

他認為自己的殺戮是正當的,他所謂的母親的痛苦,其實是他自己痛苦的投射——

Part.5

第五個細節:

抒情先后兩次被打斷,

他的強烈求生欲,

是人性的弱點,

卻讓人無法原諒。

矛盾,分裂,躲閃,逃避,討好,煽情,聰明中透著心機,共情中又充滿虛偽……

這是吳謝宇給我的最大感受。

在庭審現場,吳謝宇在回答完法官的問題時,試圖用詩意而抒情的表達,博得更多共情時,都被果斷打斷。

他陳述罪行時,也先后數次崩潰哽咽,但審判人員還是提醒他:“注意情緒,請回答完我的問題。”

他甚至用“檢察官說得非常好”,來形容公訴人對他罪行的指控;

用“我想你的意思是”,來揣度審判長對他的質問。

他試圖用共情話術,來在法庭上給自己贏得更多印象分,但審判人員還是堅定地站在了事實和證據這一邊:

吳謝宇弒母案,影響極其惡劣,討論如此廣泛,挑戰人倫底線,法律必須嚴懲。


盡管,吳謝宇的舅舅和姑父希望他能活下來,出具了諒解書,不再追究他借錢的事情,拼盡全力給他爭取最后一線生機。

而吳謝宇,也有著強烈的求生欲,乞求法律網開一面,但法律界人士普遍認為:

即便吳謝宇上訴,改判的可能性也極小。

弒母者,必須嚴懲,北大才子也不行。

這是人倫天道,也是法理公平。

我個人的感受是:

吳謝宇承認了犯罪的事實,但他掩蓋了犯罪的真實動機;

吳謝宇看似深刻地進行了懺悔,實際是巧妙地掩蓋了自己罪惡的面目;

吳謝宇希望法律能網開一面,讓他留下一份詳盡的實錄,給后人驚醒,但如果他始終活在謊言和粉飾里,那么他所有的陳述其實并無意義;

直到今天,吳謝宇都還活在某種表演里,始終不敢面對真實的自己,甚至為了活下去,他在心理戰術和討好共情中,依然在設計一條求生路。

就像他設計弒母案一樣。

這種心智和心機,讓人脊背發涼。

吳謝宇弒母案發生后,犯罪心理學專家、中國公安大學教授李玫瑾認為:

吳謝宇是一個精致的利己主義者,也是一個高智商的犯罪人,他的聰明讓他綽綽有余地應付現實、應對各種人。

看完吳謝宇的庭審,我也確認了這一點:

聰明的吳謝宇,是個可怕的利己主義者。

直到今天,他還在利用身邊的人。

他不值得原諒。

逝去的人,已經無法開口說話。

活著的人,應當秉持是非底線:

比殺戮更可怕的,是美化殺戮;

比罪惡更可怕的,是洗白罪惡。

我們可以不理解殺人狂魔的罪惡,但我們可以做到不神化他,不過度共情他。

要知,每個立場背后,都站著億萬平凡父母和孩童。

 

1

上一篇 上一篇文章: “月餅之鄉”廣西合浦舉辦月餅文化...
下一篇 下一篇文章: 上好“開學第一課”,讀懂“強國有...
發表評論】【打印此文】【關閉窗口
品牌總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        本網站(www.ppzw.com)刊載的所有內容,包括文字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、軟件、程序、以及網頁版式設計等均在網上搜集。 訪問者可將本網站提供的內容或服務用于個人學習、研究或欣賞,以及其他非商業性或非盈利性用途,但同時應遵守著作權法及其他相關法律的規定,不得侵犯本網站及相關權利人的合法權利。除此以外,將本網站任何內容或服務用于其他用途時,須征得本網站及相關權利人的書面許可,并支付報酬。 本網站內容原作者如不愿意在本網站刊登內容,請及時通知本站,予以刪除。
※ 聯系方式:品牌總網管理客戶服務部 電話:0595-22501825
 圖片資訊
1 2 3
財智品牌營銷全攻略 品牌系統化與營銷落地化
 社會動態
 視頻推薦
 商機在線
 分類信息
 圖片新聞頻道
 招商加盟
 

版權所有: 品牌總網   閩ICP備16034782號-1 本網站法律顧問:鄭明漢 律師

Copyright © PPZW.COM 2002-2021 All Rights Reserved. 在線客服: 在線咨詢QQ:383485670 加盟商在線QQ:

Email:qy@PPzw.com

閩公網安備 35052102000246號

黄瓜视频_黄瓜视频app_黄瓜视频下载_黄瓜视频成人视频